中中国足球协“三大人物”被警察署带走 | 中国

原本1月下旬召开的中国足代会再次被无限期推迟,原因是中国足协副主席南勇和杨一民上周五被大陆警方带走。据足协人士介绍,和他们一起“失踪”的还有足协女子部主任张建强。另外,大陆知名教练贾秀全已确定被警方带走有一周时间了。

摘要:   导读:据足协工作人员分析,南勇在被公安机关带走后,最有可能涉及的问题就是2006年,未能收回爱福克斯赞助中超的600万欧元。     公安机关专案组依法传讯了中国足协副主席南勇、杨一民、原裁判委员会主任张建强到案接受调查  在南勇被相关部门带走之后,他因中国足协掌门南勇因何被调查?5千万流失应是硬伤  导读:据足协工作人员分析,南勇在被公安机关带走后,最有可能涉及的问题就是2006年,未能收回爱福克斯赞助中超的600万欧元。     公安机关专案组依法传讯了中国足协副主席南勇、杨一民、原裁判委员会主任张建强到案接受调查  在南勇被相关部门带走之后,他因为何事被带走便成为外界猜测的焦点。据熟悉南勇的足协工作人员私下分析,南勇被带走的原因可能有三个,但其中爱福克斯的事情是最关键的因素。  爱福克斯是否成硬伤?  据足协工作人员分析,南勇在被公安机关带走后,最有可能涉及的问题就是2006年,未能收回爱福克斯赞助中超的600万欧元,这份合同尽管当时被认为是谢亚龙负责,但是最终在提交法院时被曝光,代表足协在这份合同上签字盖章的就是南勇,这个谈判过程都是南勇具体负责的。  签订合同后,直到2007年第二季,爱福克斯才将第一笔冠名费600万元人民币汇至中超公司,这也是爱福克斯付给中超公司的唯一一笔费用,余下的5千余万元一直未付。直到2008年9月1日做出起诉决定为止,已经为爱福克斯欠款一事开了三次主席办公会,这其中另有原因。  当时中超公司方面相关人员介绍,当时研究与爱福克斯打官司时,谢亚龙力主马上对簿公堂,提起诉讼。但是会上南勇以爱福克斯正在筹款为由,建议推迟打官司。两次主席会议两次都被南勇以相同理由推迟。只是在第三次会议后,南勇同意打官司,不过当时他补充:“如果打官司可能就要不回来钱了。”  由于南勇是代表中超公司签订的合同,中超公司开始寻找律师诉讼,不过律师在与爱福克斯方面联系后建议:“爱福克斯方面还在筹钱,有自己的还款计划,不宜立即诉讼”。主席办公会通过了打官司的提议后,最终还是推迟了两个月才递交诉讼状。  但是在提交官司时,律师又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在足协与爱福克斯签订合同之后,足协才与香港一家中介公司签订代理合同,为什么代理合同是在赞助合同之后签订的?这至今难以解开原因。  据悉,这个中介公司是一家体育经纪公司,在国内曾担任多个外教和队员的经纪,原中国队主教练阿里·汉也是由该公司经纪。但是现在因为爱福克斯的代理也无奈地反目成仇,曾经的合作伙伴也只能对簿公堂。可是在北京二中院的官司开打后,发现原来签订合同的代理公司已经转让过一次,新的公司随后也破产了。这导致这笔钱已经没有任何可能拿回来,这笔5400万元的巨额冠名费就这样消失了。  是否为天津联系阿里·汉?  南勇在足协期间经历了好几个部门主管的轮换,曾两度主抓过俱乐部,但是他曾在今年留下了给天津泰达俱乐部介绍阿里·汉的疑问,虽然天津泰达俱乐部方面曾表示过这是无中生有的事情,但是外界媒体还是猜测其中有一定的瓜葛。  阿里·汉是南勇当初为国家队聘请的外教,当时的经纪人白川也是后来把爱福克斯介绍给中国足协的经纪,而阿里·汉去年到重庆力帆以及今年在天津泰达执教就自然会被认为是南勇的意见。当时被很多地方媒体曝光后,南勇没有出面澄清。甚至有些地方媒体也分析判断,运作外教进入俱乐部会有一些佣金,这被认为是利益所在。这或许给南勇添了麻烦。  组织国足比赛有猫腻?  举办国家队的国际比赛历来都是很麻烦的事情,需要当地足协和赞助公司共同运作,但是之前必须经过中国足协授权,赛事的主办者必须是“中国足协”,而且要通过足协到FIFA备案,由于足协举办比赛还没有一个完善的程序,这让足协确定比赛地给外界有不透明的感觉。  过去盈方组织比赛大多放在广州,而且当时也会有很多地方单位提出了承办,但是被足协以场地、球迷等种种理由拒绝,因此地方会员协会很多负责人也对足协提出异议,甚至有会员协会过激地表示,“我们不塞钱就拿不到国家队比赛吗”?  但是足协方面也表示过自己的公平,足协曾为中国队参加2010年世界杯预选赛进行招标,其中有之前做了中国国家队大量比赛的广州市以及附近城市,但是最终却花落天津和昆明,这让广州和当时的盈方方面都感觉不满,盈方认为:“我们签了合同,但是足协才是最终决定者,我们根本没有作用。”  尽管当时主管领导是谢亚龙,可是南勇也曾具体负责相关业务,这或许会让他受牵连,不过他应该能够解释清楚。  南勇办公室遭查封 公安部门安排不能随便出入  记者贾蕾仕北京报道最近两天的事情发生得让人目不暇接,南勇上任的最后两天时间里,他办的最后两件大事就是在酝酿机构改革以及转卖香河基地。他能不能回来继续完成这两个具有超高难度的事情呢?或许这已经不是一个疑问句了。现在南勇的办公室已经被封,根据总局和公安部门方面的安排,他的办公室将不能随便出入,如果调查出来确实有事,他的办公室将有专门的人员进行翻查,那时这两件大事的文件已经没有意义。  最后一顿工作午餐谈起高洪波  南勇是15日(上周五)被公安带走的,可是南勇所在的7楼办公室平时工作人员都很少进去,14、15日一连两天,南勇都是在办公室内度过的,他与下属的“广泛接触”是在周四的午餐时。当时11点半开饭后,南勇来得很准时,他走进餐厅时,打了饭菜坐在餐桌前用餐。听到身边工作人员在谈论周日的国足与越南队的比赛,南勇也饶有兴趣地加入进来。  足协工作人员从技战术打发到用人都聊得很多,聊到技战术时,南勇没有插话,他只是边听边吃饭,没有发表意见,而当足协工作人员七嘴八舌地聊到这批国家队队员是怎么选的,怎么有些表现好的队员都没进国家队时,南勇才放下手里的餐具聊了起来。  南勇说:“这批队员都是高洪波选的,我提了一些意见和建议,采不采纳都看他的。”旁边工作人员开玩笑说:“你推荐的人他敢不听吗?”南勇说:“别说,高洪波可有自己的主意,我也不好强迫他怎么样。”说到这里南勇干脆不吐不快,“高洪波选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有时我也态度强一些,告诉他应该换个别队员,高洪波不大爱听我说这些,听到我这么说,他就来一句,那你说选谁好。给我呛的!”说到这里,周围工作人员一笑过后,都觉得这个掌门人也有自己的难处。  最后南勇说,“他是主教练,我也不能给他说急了”。不过这应该是南勇在足协内部关于国家队的“私房话”,这些话显然不能说给高洪波听,更不能说给媒体听,这也就是他在跟足协工作人员茶余饭后的闲聊。后来国足2比1赢了越南,还有工作人员介绍这段谈话时说,“本来看完比赛还想周一听听南头聊呢,结果出事了”。  最后一场比赛是安排国奥队  周五上午,南勇在办公室里给国奥队安排了一场比赛。今年国奥队组建后,由于同年龄段的国字号队伍都还没有组建,为国奥队寻找热身对手非常困难,为此他通过关系,找到了韩国足协,给国奥队在4月20日找到了一场比赛,对手也是韩国国奥队。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南勇联系比赛后既没有通知国家队方面,也没有通知联赛部方面,20日高洪波正好到足协想找南勇做总结,他听说此事后,只能找到相关人员打听,“怎么4月20日给国奥队安排了比赛,还没给国家队安排比赛”?高洪波也想利用联赛的空隙找比赛,但足协为什么一直没有给他更具体的答复?南勇在足协内部负责的一项具体业务就是国家队和国奥队,他不仅要为组队奔忙,还要给国家队和国奥队联系比赛,这让他非常忙碌,但是或许正因为是以足管中心一把手来主抓球队,他在做决定时,没有通报给下属和相关部门,这让相关人员都十分为难。  最后一项举措是机构改革  南勇在足协内部会议上,曾做了一个年度计划,2009年底南勇还有四件事要办。在足代会召开的同时,还在忙碌于三件对中国足球有深远影响的大事:一件是制定中超准入标准,另一件则是推行足协内部机构改革,第三件就是秘密进行之中的售卖香河基地。这都是南勇极力想促成的事情,做成了,将给中国足协打上南勇的烙印,对未来中国足球的发展也是极其有影响的。  中超准入标准的修改最早是崔大林提出的,崔大林要求南勇对修改草案的程序和进程进行安排和布置,首先是要求准入制度的修改要听取各方意见,其次要尽快拿出草案上报总局。根据崔大林的布置,南勇主持会议修改“中超18条”,最后扩写成了54条,并最终连名字都改成了《中国足球职业俱乐部标准》。据了解,当足协相关人员把扩写成三倍的厚厚一叠文件放在南勇跟前时,他还调侃说:“看到这份文件,我眼前一亮。”  在昆明中超委员会会议完成对准入制度的征求意见后,南勇开始实施酝酿已久的机构改革,在南勇的初稿中,他的计划是重新设立“国家队办公室”,主管各级国字号队伍,以便各级国家队能够在统一的管理下运作;其次是设立“青少年委员会”,把部分青少部和校园足球的业务放在该委员会,并由教育部和总局的相关领导共同管理;再次把中超业务划归中超公司。  但是机构改革的设置牵扯的面太广,甚至不是他能够决定的。首先需要经过部门协调,毕竟会涉及部门利益,会有一些不满甚至争执,这些机构调整对多年的足协工作来说甚至是革命性的,最后根据程序还要经过总局的审批,这给了他很大的工作难度。作为一个掌门人,跨出这一步就必须面对,只是他还能完成吗?  南勇的另一个想法就是要售卖香河基地,他已经在多个场合表达过这一意见。目前香河基地每年都要足协投入资金维持运转,特别是场地养护,每天都需要大量经费投入。需要打理和养护的足球场就有6块,还不包括室内设施、人工等等,这让足协感到了财务上的困难,南勇因此意欲以售卖或者共同管理的方式来经营,以期扭亏为盈。他甚至联系了房地产商。现在可能会缓一缓了吧。

大陆足坛反赌打黑风暴延续

金沙js333,据大陆媒体报导,上周五晚,南勇和杨一民带着笔记本各自开车到了总局开会,结果他们在那里被警察带走,可以说是总局“诱捕”了南勇和杨一民。而足协女子部的主任张健强则是在遛狗的时候被带走。

南勇毕业于沈阳体育学院,1997年9月调入中国足协工作,先后担任专职副主席、司库等职。中国足协主席一职一直是由中国国家体育总局负责人兼任,因此中国足协现任主席是体育总局局长刘鹏,但是实际管理中国足协与中国足球的是足协第一副主席,又称“专职副主席”。从2009年1月开始,南勇出任中国足协第一副主席、中国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一职。

杨一民早期为安徽足球队队员,后就读于北京体育大学,并相继担任北京体育大学足球教研室副主任、中国足协技术部主任、中国足协联赛部主任。去年,杨一民顶替南勇,出任中超公司董事长。

据了解,张建强被带走的原因与他现在所在的工作岗位无关,而是与他早期主管裁判工作有关。在早期中国足球甲A联赛中,张建强曾任足协裁委会主任。2001年开始,他开始负责女足联赛有关事宜。张建强在分管女足的时候,也经历了几次浮沉,其中最为著名的事件是2008年与时任女足主帅伊丽莎白的斗争。由于伊莎时有违规,作为领队的张建强开始公开向她叫板,伊莎的“迟到门”事件又最终促成了两人的矛盾爆发。后来,张建强成为斗争的牺牲品,在随后的时间里几乎退居二线,2008年四国赛后,杨一民出任女足的领队。

另外,一条爆炸性新闻在上海媒体圈传开,前申花主教练贾秀全目前已经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据悉,贾秀全是以“前国字号主教练”的身份被带走的,而他的被带走协助调查与南勇、杨一民有关。目前最新的消息是,贾秀全已经被拘留一周时间。贾秀全有过多年在国家级球队执教的历史。申花老板朱骏对于贾秀全被拘一事并没有否认,只是含糊地表示此事“正在走司法程序”。

足协损失5400万元中超冠名费

据足协工作人员私下分析,南勇被带走的原因可能于爱福克斯的事情有关。去年12月15日,大陆足球界多名记者收到一封名为“中国足协黑幕揭秘”的匿名信。这封信矛头直指南勇。这封信透露,南勇引进阿里.汉跟一位名为“白川”的经纪人有关,“白川”是比利时籍华人,2002年南勇赴欧选教练,白川安排好了南勇的行程,迅速签下了白川物色好的惟一人选阿里.汉,这让媒体和业内人士大跌眼镜。阿里.汉之后的表现反衬出了当时人们大跌眼镜的原因。

信中还称:“中超联赛2005赛季‘裸奔’一年之后,南勇以中超公司董事长的身份一人飞赴欧洲与白川商谈冠名赞助问题,白川向他推荐了爱福克斯公司。之后签署了爱福克斯、白川、中超公司的三方框架协议,白川作为中超公司的全权代理收取高额的代理费。协议的签署完全是南勇和白川操纵的,就连中超公司董事会成员都没人了解签署过程,直到现在他们也没有亲眼见过这份协议。南勇和白川共同欺骗了体育总局、足协及全体中国球迷,且不惜损失5千多万元。”

同爱福克斯公司签订合同后,直到2007年第二季,爱福克斯才将第一笔中超冠名费600万元人民币汇至中超公司,这也是爱福克斯付给中超公司的唯一一笔费用,余下的5千余万元一直未付。

在中国足协准备与爱福克斯打官司时,南勇以爱福克斯正在筹款为由,建议推迟打官司。后来,南勇同意了打官司,不过他补充说:“如果打官司可能就要不回来钱了。”最终结果,爱福克斯把代理权转让给了另一家公司,而这家公司随后也破产了。这导致中超5400万元的巨额冠名费没有可能再拿回来了。 ()

本文由金沙js333娱乐场发布于体育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中中国足球协“三大人物”被警察署带走 |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