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南德技高级中学一年级筹 保住西洋棋王头衔

印度安南德与以色列挑战者葛范德在莫斯科12盘慢棋大战不分胜负,今天被迫展开4盘快棋决胜负。最后安南德打败葛范德,保住世界西洋棋棋王头衔。

(大纪元记者李熔石综合报导)上周,国际象棋世界棋王统一赛在俄罗斯落幕。世界职业棋协冠军、俄罗斯选手克拉姆尼克在四盘快棋加赛中,以2胜1和1负的战绩击败国际棋联世界冠军、保加利亚棋手的托帕洛夫,成为国际象棋“世界第一人”。克拉姆尼克也成为国际象棋界分裂13年以来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棋王。

棋艺圈称这场平局决胜对弈是“大对决”,2位西洋棋名家4场快棋大战4个多小时,过程扣人心弦,胜负底定之后,2位棋手都耗尽精神。

“棋王”来之不易当之无愧

其中3场比赛都以和局收场,但葛范德在第2局最后阶段犯个错误,他用尽25分钟考虑时间,结果证明是胜负关键。被称为“马德拉斯之虎”的安南德拿下第2战,之后顽强地挡住葛范德的攻击,不让他越过雷池一步。

由于本次棋王争霸战关系到国际象棋界的“统一”,因此这场比赛意义非凡。整场比赛中,两位棋王的竞争相当激烈。双方棋风迥异,托帕洛夫是世界上最好的攻击手,斗志旺盛永不妥协;克拉姆尼克则是世界上最好的防御师,技术全面经验丰富。这一矛一盾的较量,使关注这次比赛的棋迷们大呼过瘾。在整个较量中,分出胜负的对局达到了9盘,超过了总对局数的一半,这在以前的世界冠军对抗赛中并不多见。

精疲力尽的安南德赛后告诉记者:“超级紧张。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松了一口气。我现在太紧张,高兴不起来,但真的松了一口气。”

有道是:“争棋无名局”。整体上看,获胜者克拉姆尼克在开局准备方面比较成功,托帕洛夫尽管中局攻击力数一数二,但在克拉姆尼克稳健的控制之下,很难找到发力机会。比赛中,克拉姆尼克在布局阶段有意选择了简单稳健的变化,即使稍处劣势也在所不惜。这一策略相当奏效,托帕洛夫屡次在布局过后占据优势的情况下,无力将优势扩大为胜势,甚至出现昏着葬送好局。

棋手都知道只要犯一个错误就可能丢掉王冠,这场比赛的紧张气氛几乎要把人压垮,就像当年两大名师卡斯帕洛夫与卡波夫在1984至1985年间争夺世界棋王头衔大战一样紧张。

本次棋王争霸战,由于比赛中段两位棋手因卫生间问题发生争执,克拉姆尼克因故在第五局弃权被判负。所以,本次比赛慢棋只下了11盘,克拉姆尼克取得3胜6和2负,成绩优于托帕洛夫。而在快棋加赛中,克拉姆尼克在四盘快棋中取得2胜1和1负,成绩也好于托帕洛夫。可以说,克拉姆尼克这个棋王来之不易,也当之无愧。

在明斯克出生的葛范德在这4场决胜比赛,有多次机会可以向安南德施压,有时还展现出深蕴机智的防御,抵挡安南德的攻击。

赛后,克拉姆尼克表示这次比赛非常艰苦,超出了自己的预想。克拉姆尼克说:“我现在需要些时间来体味所发生的一切。这次比赛非常艰苦,我觉得自己发挥得不错。本次争霸战中一方多一盘先手,而且还不战而胜白得一分,这可能在世界冠军赛历史上是头一次出现。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取胜我感到很高兴。”

安南德一如以往,穿着蓝色衬衫上阵,端坐椅中,表情比较多的葛范德则拨头发,则站起来,走到远离棋盘的地方,仔细思考棋路。

“厕所门”事件沸沸扬扬

随着紧张气氛逐渐升高,葛范德沉溺于自己最爱的习惯,来消除压力,也就是不断用右手转着吃进来的主教棋子。

本次争霸战除了棋盘内的争斗紧张激烈引人注目外,棋盘外的争端也吸引了媒体各方的极大兴趣。第四局过后闹出的“厕所门”事件一度将比赛逼上绝境。

葛范德必须拿下第4局才可能获胜,但在找不到办法可以打破安南德的防御,且预料没有取胜的可能之下,他建议言和,这让安南德以2.5比1.5分高唱凯歌并拿下世界棋王头衔。

托帕洛夫与克拉姆尼克两人早在17岁时就认识了。托帕洛夫非常清楚克拉姆尼克比赛期间喜欢频繁上卫生间的习惯。似乎在那里,克拉姆尼克才能真正进入思考的最佳状态。克拉姆尼克在前四局比赛中表现出色,两胜两和,以3比1领先。就在这种情况下,托帕洛夫的教练使出“盘外招”,引爆“卫生间丑闻”。

托帕洛夫经纪人向主办方提出质疑,认为对手上厕所的次数太频繁。而厕所是惟一没有监控系统的地方。他暗示,对手取得不败战绩,有可能是因为在厕所内得到场外高人的指点。克拉姆尼克因不满仲裁委员会的决定而缺阵第五局,从而被判弃权,比分由3比1变成3比2。

克拉姆尼克这一分丢得非常不值,连国际棋联主席伊柳姆日诺夫都很惋惜地说:他应该先下棋再提主张。棋迷们在谈起这个问题时也众说纷纭,有人说托帕洛夫提起申诉没什么错误,错就错在其理由是怀疑克拉姆尼克作弊。这一理由根本不成立,给人一种玩盘外招的嫌疑,令人反感。也有棋迷说,托帕洛夫不该接受不战而胜得来的一分,那样做才不违反公平竞赛原则。还有的说,克拉姆尼克弃权判负完全是咎由自取,就像任何体育比赛中发生误判一样,哪有比赛未完就罢赛的道理。哪种比赛不是结束比赛后再提出申诉?

国际象棋分裂13年后走向统一

从1993年至今的13年来,国际象棋界始终存在着两个独立的世界冠军。这两个世界冠军分别来自两个对立的国际组织,一个是历史悠久的国际棋联(FIDE),另一个组织则是由俄罗斯棋王卡斯帕罗夫和英国棋手肖特于1993年脱离国际棋联后自立山头成立的职业棋协(PCA)。

2000年,克拉姆尼克达在伦敦举行的职业棋协世界冠军赛中以8.5比6.5战胜“巨无霸”卡斯帕罗夫,登上世界冠军宝座,并荣获当年的国际象棋奥斯卡奖。2004年,克拉姆尼克在瑞士布里萨哥举行的职业棋协世界冠军赛上,与挑战者匈牙利棋手列科大战14局未分高下,凭借“打平即卫冕成功”的规则,继续保有世界冠军头衔。由于克拉姆尼克的世界冠军头衔是在传统的一对一挑战赛上获得的,因此目前棋界一直称克拉姆尼克为“传统世界冠军”。

国际象棋现在有三种时限:传统慢棋、快棋和超快棋。近几年,国际棋联在大力提倡缩短比赛时限,克拉姆尼克则坚持认为传统的慢棋应当保留,“所有三种时限都有存在的理由。具体情况取决于比赛的重要程度。我认为最重要的比赛应采用传统慢棋时限。其实,我并不反对举行越来越多的快棋比赛。这些比赛确实很好看能够吸引很多观众。但是,传统慢棋必须保留,至少在世界冠军赛中应当为传统慢棋。许多人都支持传统慢棋比赛。更不用说,它已经已经存在了一个多世纪了。”

现在,以托帕洛夫为代表的众多顶尖棋手都支持国际棋联采用双循环赛制作为世界冠军赛赛制;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克拉姆尼克一直反对将世界冠军赛赛制改为循环赛制。由8人参加的双循环赛制的世界冠军赛将于明年在墨西哥城举行,克拉姆尼克将以世界冠军身份取代托帕洛夫直接入围这次比赛。未来一年内国际棋联必须要新棋王克拉姆尼克协商解决这一重大问题。@

本文由金沙js333娱乐场发布于户外体育,转载请注明出处:安南德技高级中学一年级筹 保住西洋棋王头衔